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題專欄  →  《榜樣3》先進事跡 → 正文

榜樣故事⑦ 趙忠賢:“超導”賢才

發布時間:2018-11- 23    信息來源: 共產黨員網

點擊觀看視頻

 

趙忠賢,1941年1月出生于遼寧新民。1964年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畢業后到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工作至今,1991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50多年來,除參加國防任務的幾年外,他一直從事超導研究,是我國高溫超導研究的奠基人之一。

“北京的趙”

上世紀80年代,銅氧化物高溫超導體的發現引發了全世界范圍的“超導熱”。在這一波熱潮中,趙忠賢帶領中科院物理所團隊日夜攻克。那時科研條件異常艱苦,好多設備是趙忠賢團隊自己造的。比如,燒樣品的爐子就是自己動手制作的,買的設備都是二手貨。有了自制爐子,趙忠賢和同事們不分晝夜地干,夜里不睡覺,困了就靠在桌子上歇歇,有事就起來繼續干?!澳菚r候經常就是睡在實驗室里,幾個月不回家?!壁w忠賢說。很快,趙忠賢團隊獲得了40K以上的高溫超導體,一舉突破了認為“超導臨界溫度最高不大可能超過40K”的麥克米蘭極限。從那開始,“趙忠賢”3個字,不再普通。他被稱作“北京的趙”,開始出現在國際著名的科學刊物,乃至大眾媒體上。趙忠賢團隊的研究使得超導電性低溫環境的創造,由原本昂貴的液氦變為便宜而好用的液氮,并因此獲得1989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中國高溫超導領軍人

這位“北京的趙”并沒有止步于此,而是沉下心來,繼續在高溫超導領域里鉆研。經過20多年的沉淀,在無數次制備、觀察、放棄、重新開始之后,2008年,趙忠賢帶領團隊發現了系列50K以上的鐵基超導體,并創造了55K的鐵基超導體臨界轉變溫度的世界紀錄。中國人第一次站到了世界超導研究的最前沿。2014年年初,趙忠賢憑借這一成果,帶領團隊再次問鼎象征著我國自然科學領域最高獎的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此前,這一獎項已經連續空缺3年。2017年,又獲得了象征我國科技終身榮譽的2016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50多年前,年輕的趙忠賢被分配到中科院物理所時,中國的超導研究才剛剛起步,高溫超導研究更是天方夜譚。今天,年過古稀的趙忠賢已經培養和影響了一大批世界領先的高溫超導研究人才,中國的高溫超導走在了世界前列。而他,也被大家稱為“中國高溫超導領軍人”。

“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在獲得國際國內多個技術大獎后,趙忠賢對外界得強調得最多的還是:“我是一個普通人,做著自己喜歡的研究?!薄?

這位“北京的趙”爽朗耿直,喜歡挑戰,去滑雪,玩漂流。在趙忠賢的書架上,擺著一張十分顯眼的照片。照片上,他身著紅白色滑雪服,雙臂夾緊滑雪桿,身體微屈向前。他還喜歡音樂,覺得音樂、美術是人與其他生物不同的重要差別。問到最喜歡的音樂作品,趙忠賢的回答是梁祝小提琴協奏曲和87版《紅樓夢》中的曲子。

“趙老師是個很風趣幽默的人,經常把我們的團隊逗得哈哈大笑?!壁w忠賢的團隊成員、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員董曉莉對共產黨員網《同學》工作室記者說。  

側記

 

圖為趙忠賢在節目錄制現場

從1976年開始高臨界溫度超導體研究,半個世紀以來,他的名字始終與超導緊密相連。

作為開啟我國高溫超導研究的先驅之一,他最早在我國提出要探索高溫超導體,最早建議成立國家超導實驗室……為我國超導發展在落后50年的情況下,實現了從起步、追趕,到躋身世界前列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

在百余年超導研究史中,出現了兩次高溫超導重大突破,他及其合作者都取得了重要成果,即獨立發現液氮溫區高溫超導體和發現系列50K以上鐵基高溫超導體并創造55K紀錄。

在科學技術深刻影響著國家前途命運的今天,高溫超導領域,他和他的團隊,不斷吸引著一批又一批年輕人,推動中國高溫超導研究躋身到國際前列。

他說,“核心科學技術,只能靠自己干出來。要把個人志趣與國家命運結合在一起,合作攻關,報效國家?!?

他說,“我愿做鋪路石子,讓年輕的朋友大展宏圖?!?

他是2016年度中國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中國科學院院士、物理學家趙忠賢。

側記1:當超導老專家遇上編譯局老局長

這次參加《榜樣》節目錄制的嘉賓中有四位老人家,除了特邀嘉賓牛犇老先生和國測一大隊老隊員、中國最早參加珠峰測量的郁期青先生以外,就是原中央編譯局局長宋書聲老先生和超導專家趙忠賢院士了。

節目拍攝間隙,趙忠賢院士和宋書聲老先生坐在了一起。倆人一個側靠椅背若有所思,一個坐姿端正身板倍兒直。本以為兩位不同領域的老前輩會相顧無言,共同坐成一對安靜的美男子,不料卻出現了一段特別的對話:

“我讀過《反杜林論》?!壁w院士說。

“這本書好,闡述了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分,也比較好讀……”宋老先生也回過頭來開始認真地交流。

相對于高溫超導這個高冷的科研課題,趙忠賢老院士本人給人的感覺則生動很多。

他性格詼諧耿直,時不時用他洪亮的大嗓門開啟“吐槽”模式,引得旁邊人哈哈大笑;他日常愛好廣泛,滑雪漂流無不嘗試,文學、攝影、博物館的文物以及中西方好聽的音樂都是他的興趣所在;他內心堅定而又柔軟,有科學家的嚴謹、嚴格與嚴肅,又總為學生想,惦記著年輕人的生活和未來發展。

在他“遺世獨立”般的面龐下,有暖,有希望,有燕子呢喃,有一樹一樹的花開。

 

圖為趙忠賢與宋書聲探討《反杜林論》

側記2:“科研就像打麻將”

節目錄制時,趙忠賢院士被問到:“您一輩子做了一件事,而且還是世界上99%的人都不懂的事。您是怎么堅持下來的?”老先生的吐槽模式被打開了。

“我覺得很多人不懂科研的樂趣,說科研是冷板凳,問我為什么可以堅持幾十年。你如果喜歡打麻將,你會覺得堅持不下去么?”老先生說道。

“科學研究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困難,但是就像人們打麻將,只要有興趣,失敗了也還想打,何況我們也是經常和牌的,有小和有大和!”

在他的心里,科研的“板凳”并不總是冷的,盡管遇到很多困難,在研究過程中,越做也越有興趣,興趣很重要,你有癮了,非常愿意做它。同時在工作中有新的進展,也是鼓勵。堅持做某一事情有一個在長期積累的基礎上產生認識上的升華。

在一次講話中,他提到自己是怎么對科學產生興趣的:1956年,國家提出“向科學進軍”。作為一個充滿幻想、精力充沛的中學生,參加學校物理小組的課外活動,看科普雜志,引導他喜歡了科學。他說:很多年之后,我才慢慢體會到了解科學是種享受,能獲新知、引發好奇、提升情趣。

他1959年考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他說,在那個年代很多同學愿意學理工,這是國家號召,也很時尚。熱門的專業有原子彈、半導體等等,“我記得中國科技大學的招生簡章的封面就是火箭。我想正是這一點,吸引了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同學報考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應該說是國家的召喚讓我們這一代很多人選擇了科學技術?!?

他說,將個人的興趣與生計結合起來,是最理想的選擇,而他恰巧很幸運。

側記3:我覺得安下心來做事很重要

和牛犇老先生聊天過程中,提到電影行業的有些“短平快”現象時,趙忠賢老先生的吐槽模式又打開了:

現在全國有這么多的科學技術人員,這么多的團隊。我認為一個人,或者一個團隊花十年的時間,或者二十年的時間,解決一個重要的科學問題,或者解決一個核心的技術問題,加起來那還得了嗎?

他說,不要急功近利,要設定一個長遠的目標?!艾F在這些年輕人基礎都很好,因為他們受的教育非常完整,設備都是世界一流的,經費充足。我覺得現在的條件非常好,關鍵是安下心來做事?!?

他認為,“科學研究是一個水到渠成、水漲船高的過程。你有一批人找對了方向,踏踏實實堅持不懈努力,總會獲得有益于人類文明進步的發現”。只要我們大家都能夠安下心來,集中做事,而不是趕“潮流”去做同性質的、短平快、急功近利的事,我們國家科學技術會有更快更好的發展。

他說,“我這一輩子主要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探索超導體、開展超導機理研究。如果我們的社會,每個人都持之以恒做一件事,很多問題都可以解決?!?

側記4:“趙院士的科研黨課講得很好”

一次聊天時,趙忠賢院士聊起,“《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中文版和英文版我都有,英文版的有的地方比中文版讀得更明了一些?!?

助手董老師正坐在一旁,“趙院士的科研黨課講得很好?!?

在7月19日中國科學院“講愛國奉獻,當時代先鋒”主題活動上,趙忠賢院士受邀為參會代表們講了一堂別開生面的黨課。

他講到老一輩科學家的愛國、奉獻、治學、修身,講到進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后,受老前輩們的知識傳授和精神感召,逐漸將年幼時對科學的喜歡,轉化為從事科研工作的責任和使命感。

他說,老一輩科學家傳授的不僅僅是知識,更重要的是精神,在學習和實踐中他不斷地理解這些前輩名家的治學精髓,逐漸體會到,搞科學研究需要扎根,長期的堅持和積累就會在認識上有所升華,才會抓住機遇、厚積薄發。

他說自己四十年的堅守得益于穩定的大環境,在老紅軍的精神和老一輩科學家愛國奉獻精神感召下成長,最安慰的事兒,就是“我奉獻了”。

他希望年輕的朋友們,能夠安下心來,集中做事,“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幾代師生耕造,實現中華科學生根”,也相信他們有志氣、有能力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和人類文明進步做出貢獻。

 

圖為趙忠賢院士在中國科學院講課

側記5:為什么能一生做一事

“我有信念,對科學有興趣?!?

和趙忠賢院士短短的接觸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信念”和“興趣”兩個詞。這兩個詞伴隨著他一生的選擇,也撐起了他幾十年的科研生涯。

1956年,國家提出“向科學進軍”。作為一個充滿幻想、精力充沛的中學生,他參加學校物理小組的課外活動,看科普雜志,漸漸喜歡了科學。

1959年考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聽名師的講課和報告,聆聽前輩講述科學技術與國家命運的關系,他開始感到上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不僅僅是對科學的喜歡,而是有了責任和使命感。

1972年,中國科學院得到二十幾個出國學習名額,報了超導專業的他被選上到英國劍橋大學深造?!俺磐硎钡膶嶒灩ぷ?,他樂此不疲,始終充滿著激情。與國際同行的接觸看到差距,讓他開始向高溫超導領域邁進。

百廢待興的中國,他回國帶領團隊自己搭建實驗設備,條件艱苦到在被窩里打老鼠,仍舊樂觀地認為,自己的相對劣勢沒有那么大?!俺瑢Р牧咸剿飨鄬τ谄渌茖W研究來講,不需要特別高級復雜的儀器,我愿意充分利用現有的條件去進行一個課題?!?

幾十年的科高溫超導研究,他感受過一步之差被人捷足先登的遺憾可惜,也體會過國際競爭最激烈時抓住先機的快樂歡喜;經歷過“物理學界的搖滾音樂節”持續7個多小時的狂熱場面,也承受過因實驗樣品用原料雜質多成果被質疑的巨大壓力?;蚶渥宓嗜諒鸵蝗?,或功成名就榮譽加身。跌宕起伏之間,他興趣依然,信念始終,“初心”從未變過。

半個世紀以來,他始終帶著少年時對科學的興趣和好奇?!白隹蒲芯拖翊蚵閷ⅰ?,他說,在研究過程中,盡管遇到很多困難,有癮了,就會越做也越有興趣,非常愿意做它。就像麻將會和牌一樣,在工作中的每一分進展,也都是鼓勵”。

信念則更像料峭春寒時他心中的花開,他說,堅持做某一事情會在長期積累的基礎上產生認識上的升華,在日復一日的科研中,他看到超導現象的迷人魅力,堅信相信超導還會有突破,更堅信自己的研究有重大的科學意義和應用價值,能夠給這個國家民族,給人類文明做出貢獻。

他說,一個國家的科技實力,花錢買不來,只能立足于自己,要把個人志趣與國家命運結合在一起,咬牙攻關,知識報國。

 


 

【打印】   【關閉】

八马彩票登入